<center id="ophua"><center id="ophua"><xmp id="ophua"></xmp></center></center>

    <input id="ophua"><font id="ophua"><s id="ophua"></s></font></input>

    <font id="ophua"><font id="ophua"><samp id="ophua"></samp></font></font>
    <font id="ophua"><font id="ophua"><b id="ophua"></b></font></font>

    當前位置:首頁>金融理財好文分享 > 詳情

    天風證券: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新規影響幾何?


      事件

      4月30日,為促進商業銀行準確評估信用風險,真實反映資產質量,銀保監會 官網發布《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點評

      投資占比已較高,風險分類趨嚴是當前趨勢

      金融資產投資占比已經較高。28家上市銀行 截至19Q1的投資在總資產中占比29.2%;其中,城商行 /農商行/股份行分別高達43.3%/35.3%/31.3%;股份行中的興業、大部分上市城商行,投資占比已接近甚至超過貸款,僅對貸款做風險分類,已不足以把握整體信用風險。風險認定趨嚴是當前趨勢。18年末上市銀行不良偏離度幾乎都降到了100%以下;19年4月中國證券報報道,部分地方監管鼓勵將逾期60天以上納入不良。前有17年4月巴塞爾委員會的《審慎處理資產指引》,我國金融資產風險分類客觀上需要與國際接軌。

      《暫行辦法》引入新理念,風險分類更加科學嚴密

      《暫行辦法》對風險分類體系改變如下:1)適用資產和機構范圍均有擴張,從貸款拓展到非信貸和表外,從經營信貸業務的機構拓寬到銀保監會監管的金融機構;2)對重組貸款的安排更加細致嚴格,不再將重組資產“一刀切”納入不良,可分為關注,觀察期從6個月延長至1年;3)將逾期天數與五級分類正式掛鉤,以逾期超過90天、270天、360天,分別作為至少劃分為次級類/可疑類/損失類的首要標準,并融入了會計減值的概念;4)分類上調標準更加嚴格,以重組或其他方式的不良調節空間收窄;5)處處體現“以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行內和跨行分類一致性要求,或令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壓力邊際加大;6)踐行“穿透管理”,資產風險透明度提高;7)過渡期較短,多數銀行需于19年年內完成新辦法下的重分類。

      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和撥備計提的壓力或升高

      哪一類銀行不良生成壓力較大?對貸款而言,不良偏離度、逾期90天以內貸款比率或關注率較高的,貸款向下遷徙的幅度可能更大。非信貸風險如何衡量?因此前風險分類不透明,故投資端占比較高的銀行或存在較大不確定性,貸款端資產質量不佳的銀行,投資端可能也不會太好。撥備計提壓力或加大。貸款不良額上行壓力下,催生撥備增提需求;類信貸在五級分類的基礎上,可能參照貸款的風險系數計提,33家上市銀行來看,撥備資產比若要提升10BP,將拉低19年凈利潤增速0.7 pct,相對可控。

      投資建議:信用風險透明度提升,優異者真金不怕火煉

      盡管風險分類標準趨嚴,或使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和撥備計提壓力加大,但這僅是存量風險的透明化,并不引入新的風險;對貸款質量一貫優異的銀行來說,業績分化之下受益更加明顯。主推估值較低、漲幅較小、基本面改善大的江蘇、光大、興業、浦發、平安等;大行性價比亦在提升,看好工行 等。

      風險提示:風險暴露過快催生違約鏈鎖反應;外部不確定因素使實體受沖擊。

      1。政策出臺背景

      1.1。 關于風險資產分類的3個監管辦法

      央行 《貸款風險分類指導原則》(2001)。2001年12月,央行發布《貸款風險分類指導原則》,成為貸款風險分類的綱領性文件(1998年曾下發《貸款風險分類指導原則(試行)》,1999年修訂完善,2001年隨《指導原則》發布后即廢止)。主要包括分類目標、五級分類的定義、貸款風險分類法的考慮因素、貸款分類的組織要求、監督與管理等內容。適用機構主要是各類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和經營信貸業務的其他金融機構可參照本指導原則建立分類制度。

      (原)銀監會 《貸款風險分類指引》(2007)。(以下簡稱《指引》)03年4月,(原)中國銀監會成立,07年發布了《貸款風險分類指引》,可以視為對央行01年《指導原則》的落地與細化。大部分內容沿用了央行01年《指導原則》的表述,補充了一些細節,例如,對零售和小企業貸款采取脫期法,同一筆貸款不可拆分分類,何等情境下應至少劃分為關注類和次級類,貸款分類頻率從半年一次改為每季一次,等等。

      銀保監會《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2019)。(以下簡稱《暫行辦法》)19年4月30日,銀保監會官網發布了《暫行辦法》,定位為07年《指引》的更新完善版,將需要分類的資產范圍從貸款拓展至“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稌盒修k法》對五級分類的定義、重組貸款的分類安排、分類上調標準等更為細致嚴格,并與時俱進地引入了以“債務人為中心”和“穿透管理”的理念。

      1.2。 關于準備金/撥備計提的3個監管辦法

      央行《銀行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指引》(2002)。是三個文件中較早的一個,只針對銀行,“貸款損失準備”,包括一般準備、專項準備和特別準備。其中,一般準備年末余額不低于貸款余額的1%;專項準備需要以五級分類為基礎,關注/次級/可疑/損失類貸款計提比例分別為2%、25%、50%、100%,次級類和可疑類計提比例可上下浮動20%。

      財政部《金融企業呆賬準備提取管理辦法》(2005)。適用機構是除了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之外的經銀監會批準的金融企業,具體包括政策性銀行、商業銀行、信托、財務公司、金租、城鄉信用社等。所計提的“呆賬準備金”, 是對承擔風險和損失的債權和股權資產計提的,包括一般準備和相關資產減值準備。一般準備余額不低于風險資產期末余額的1%。相關資產減值準備主要是貸款減值準備、壞賬準備和長期投資減值準備。貸款損失準備可參照的比例與02年央行《指引》一致。

      財政部《金融企業準備金計提管理辦法》(2012)。可看作財政部05年《辦法》的改進版,實際上,12年的《辦法》出來后,05年辦法就廢止了。適用機構略有調整,將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也納入管理范圍。需計提的資產范圍包括:發放貸款和墊款、可供出售類金融資產、持有至到期投資、長期股權投資、存放同業、拆出資金、抵債資產、其他應收款項等。名目由“呆賬準備金”更改為“準備金”(又稱撥備),包括資產減值準備和一般準備。有了標準法和內部模型法的區分。標準法的風險系數較前序政策略有調整,正常/關注/次級/可疑/損失類貸款計提比例分別為1.5%、3%、30%、60%、100%,除了增加了對正常類的計提比例外,關注/次級/可疑三類的計提比例都有提高。

      1.3。 巴塞爾委員會關于風險分類的辦法

      巴塞爾委員會《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Prudential treatment of problem assets – definitions of non-performing exposures and forbearance)。該《指引》于2017年4月發布,拓展了不良資產和重組資產風險分類的覆蓋范圍,包括表內貸款、債券及應收款項,以及表外項目(貸款承諾及保證擔保等)。該《指引》給出了不良資產和重組資產的界定標準,以及可用于分類判定的主要共有特征(Main harmonisation features of the definition)。對不良資產,提出了以逾期90天作為主要的判定標準、擔保在風險分類中的作用、非零售和零售對手方的分類特點、分類上調等內容。對重組資產,則給出了定義,以及財務困難的界定、重組的合同條款、重組資產與不良分類的關系等內容?梢哉f,銀保監會19年的《暫行指引》,基本是以該巴塞爾17年《指引》的基礎上誕生的。

      1.4。 政策出臺的必要性

      金融資產投資占比已經較高

      28家上市銀行截至19Q1的投資在總資產中占比29.2%。其中9家城商行相對較高,加權平均的占比達43.3%,實際上多數城商行投資占比要高于貸款占比;5家農商行的投資加權平均占比也高達35.2%。主要原因是13-17年間,城商行和農商行通過高成本的同業負債擴張,而資產端參與了較多的高收益的非標投資,實現規模上的“彎道超車”。股份行中的興業、大部分上市城商行,投資占比已接近甚至超過貸款占比,此時,僅對貸款做五級分類,已不足以把握整體的信用風險。

      風險認定趨嚴是當前的趨勢

      18年末上市銀行不良偏離度幾乎都降到了100%以下。不良偏離度=逾期90天以上貸款/不良貸款,如果逾期90天以上全部進不良,理論上不良偏離度就是低于100%的。17年末33家上市銀行(含郵儲)中有13家不良偏離度高于100%,到了18年末,就只有華夏一家。33家上市行(含郵儲)不良偏離度平均下降了15.3 pct,鄭州/杭州/平安/華夏/民生/交行 17年末不良偏離度較高的下降幅度較大,6家平均下降42.3%。

      部分地方監管鼓勵將逾期60天以上納入不良。早在19年4月,就有中國證券報報道部分地方監管窗口指導,鼓勵有條件的銀行將逾期60天以上的貸款納入不良。5月10日,蘇農銀行 (行情603323,診股 )行長莊穎杰在2018年度業績說明會上提到其逾期60天以上未納入不良的余額,按照“2019年的最新監管要求”全部納入不良,不會對公司的經營及財務造成影響。這里的“2019年的最新監管要求”,或進一步佐證該不良認定趨嚴的政策導向的確存在,后續不排除要求逾期60天以上貸款統一納入不良的可能性。

      2。 《暫行辦法》對風險分類體系的改進

      2.1。 適用資產范圍和機構范圍均有擴張

      一是風險分類資產范圍擴展,二是風險分類的機構范圍擴展。由于此前風險分類針對“貸款”,故07年(原)銀監會《指引》適用范圍為“各類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貸款公司和農村信用社”,而其他(原)銀監會批準經營信貸業務的金融機構則“可參照本指引”。而19年《暫行辦法》將風險分類的資產范圍拓寬到了“所有具有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故而除商業銀行外,“國家開發銀行及政策性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農村信用社和外國銀行分行及銀行業 監督管理機構監管的其他金融機構參照本辦法執行”。

      2.2。 對重組貸款的安排更細致嚴格

      專門用一個章節規范對重組資產的分類。對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19年《暫行辦法》用了一個章節的篇幅講重組資產風險分類。相比于2007年印發的《指引》,《暫行辦法》對重組資產的定義和例外情況等概念重新明確,并對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劃分以及觀察期等安排也進行了進一步的細化。

      1)不再將重組資產“一刀切”納入不良。07年《指引》要求“需要重組的貸款應至少歸為次級類”。19年《暫行辦法》則允許重組前為正常類或關注類的,重組后可以歸為關注類。但是,重組觀察期內再次重組的資產應至少歸為可疑類,并重新計算觀察期。2)延長了重組觀察期的長度,將觀察期由6個月延長至1年。07年《指引》要求“重組貸款的分類檔次在至少6個月的觀察期內不得調高,觀察期結束后,應嚴格按照本指引規定進行分類”。而19年《暫行辦法》規定:“觀察期自合同調整后約定的第一次還款日開始計算,應至少包含連續兩個還款期,并不得低于1年”。此外,對于重組觀察期內下調為不良的,以及資產質量持續惡化的,應重新計算觀察期。3)通過重組做分類上調的空間縮窄。

      2.3。 與會計減值結合,五級分類更完善

      (1)將減值程度列為了分類劃分的重要標準。“信用減值”,即根據所適用的會計準則,根據債務人信用狀況惡化情況,而將其資產估值向下調整。19年《暫行辦法》中,對于金融資產已減值40%以上的情況,應將該資產列為“可疑類”;對于金融資產已減值80%以上的情況,應將該資產列為“損失類”。

      (2)情境歸類比07年更加細致完整。在07年的《指引》中,即列出了至少應劃分為關注類和次級類的情境。19年的《暫行辦法》延續了該思路,且新增了至少應分為可疑類和損失類的情境,至此,除正常類外的四個分類都有了相對具體的判定條件。(3)正式將逾期天數與風險分類掛鉤。18年下半年,銀行應將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統一納入不良,僅停留在窗口指導的層面;從不良偏離度的變化來看,也確乎得到了執行。而《暫行辦法》正式將逾期天數與風險分類的關系,以監管辦法的形式落地,以逾期超過90天、270天、360天,分別作為至少劃分為次級類/可疑類/損失類的首要標準。

      2.4。 對分類上調的要求更加明確嚴格

      對分類上調做了明確且嚴格的限定。“分類上調”是在不良后三類(non-performing exposure)和正常/關注類(performing exposure)之間調節的一種手段,在銀行實操中較為常見。分類上調之于不良率,正如撥備之于凈利潤,可以起到平滑不良率波動的效果。07年《指引》未作明確限定,而19年《暫行辦法》第十四條規定,分類上調除了要符合正常/關注類的定義外,還需滿足:1)將逾期債權及相關費用還清,并在觀察期內正常償付;2)評估認定未來能正常履約;3)債務人在本行沒有發生信用減值的資產。要求明確且嚴格,使分類上調的空間縮小。通過重組來做回調的方式受到約束,對不良進行重組,至少在觀察期內(至少一年)不能做分類上調。通過企業并購來做回調的方式也受到約束,償債主體變更后6個月內不得分類上調,6個月后重新評估時,仍需要滿足第十四條要求。

      不良資產分類上調的標準,較巴塞爾委員會的標準更為嚴格。19年《暫行辦法》指出,不良資產上調至正常類或關注類時,應同時符合上述三個要求。而根據17年巴塞爾委員會《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定量來看的要求就兩條:1)交易對手方不再有逾期超過90天的實質風險暴露;2)債務人若已連續至少3個月對相關債務進行按時正常償付。當定性的要求同時滿足時,即可調出不良。相比之下,《暫行辦法》對不良分類上調的要求,比巴塞爾要求更高。

      2.5。 引入“以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

      處處體現“以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19年《暫行辦法》指出,若“債務人財務狀況正常情況下,通過借新還舊或通過其他債務融資方式償還”或“同一債務人在其他銀行的債務出現不良”,則該資產應被列為“關注類”;若“債務人或金融資產的外部評級被下調至非投資級”或“同一非零售債務人在所有銀行的債務中,逾期90天以上的債務已經超過5%”或“債務人被納入失信聯合懲戒名單”,則該資產應被列為“次級類”;若“債務人逃廢銀行債務”,則該資產應被列為“可疑類”;若“債務人已進入破產程序”,則該資產應被列為“損失類”。同時,銀保監會在《暫行辦法》答記者問也指出“強調以債務人為中心的分類理念”。

      分類一致性要求或令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壓力加大。在07年《指引》下,同一債務人名下多筆貸款可能分類不一致;而19年《暫行指引》中規定,若債務人在本行債務中有5%分類為不良,則本行其他債務都應分類為不良,構成行內分類一致性要求。5%作為觸發分類一致性的閾值,對存在局部不良的大客戶的銀行而言,或形成些許沖擊。此外,《暫行辦法》還規定,同一非零售債務人在所有銀行的債務中,逾期90天以上的債務已經超過5%,應至少歸為次級,構成跨行分類一致性要求。

      2.6。 踐行“穿透管理”,資產風險透明度提高

      對風險資產分類引入“穿透管理”的理念。近年來,穿透監管的理念在多個監管文件中得到落實,典型的就有《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即“資管新規”)等!稌盒修k法》也對資管產品、資產證券化 產品的風險分類引入了穿透管理的理念!稌盒修k法》規定,“商業銀行對投資的資產管理產品或資產證券化產品進行風險分類時,應穿透至底層資產,按照底層資產風險狀況進行風險分類”。此外,《暫行辦法》還對幾類特殊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穿透管理”做了細化:1)對無法穿透至基礎資產的資產證券化產品,“應按照基礎資產中風險分類最差的資產確定產品風險分類”;2)對以零售資產、不良資產為基礎資產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以及分層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應在“按照投資預計損益情況對產品進行風險分類”。

      2.7。 過渡期較短,整改時間緊迫

      多數銀行需于19年年內完成按新辦法重分類。因《暫行辦法》還是征求意見稿,故辦法的生效日期以“2019年X月X日”指代,表明生效日期或在19年年內。當《暫行辦法》生效以后,07年的《指引》將廢止,此后發生的新業務均需按照《暫行辦法》(正式稿)來;生效日之前的業務,應當在19年底之前完成重分類。對確有困難的銀行,經監管同意,最晚應于2020年底前完成重分類。

      3。 對不良認定和撥備計提影響

      3.1。 部分銀行不良率或上行,19年或為“新風控元年”

      不良認定總體趨嚴。主要體現在:1)五級分類與逾期天數掛鉤,逾期天數超過90天/180天/270天,分別應至少劃入次級/可疑/損失類,或使關注貸款加快向下遷徙;2)“以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同一債務人5%以上進不良則在行內所有債權進不良,同一債務人在所有銀行的敞口5%以上進不良,則全部應進不良;3)分類上調的要求變多,重組的觀察期延長,會使得不良率調節空間縮窄;4)五級分類的定義與IFRS 9下的會計減值相結合,也可能導致風險分類向下遷徙?傮w來看,行業的不良生成壓力邊際上會加大。

      哪一類銀行不良生成壓力較大?首先可以看逾期結構,不良偏離度較高的,其逾期90天未納入不良的比例也可能較高,逾期90天以內占比較高的,其逾期60天以上的占比也可能較高,未來重分類進不良的壓力就應該更大。其次可以看關注率,因為各種原因(包括重組)而分類上調的貸款,一般都會分類為關注,對在本行或他行已出現不良的債務人的其他債權,如果尚未納入不良,一般也會分類為關注。當分類更加嚴格、分類上調受限時,關注率高的銀行,所面臨的不良生成壓力增加也更顯著。

      五級分類應用到非信貸資產,使信用風險更加透明。除貸款外的其他資產在五級分類體系下,也將出現不良率、關注率的概念,使此前備受關注卻無法看清的非標等債權的資產質量浮出水面。信用風險透明化的過程,有利于提升資產質量優異者的估值。在19年年末重分類完成前,能確定的是:1)投資占比較高的銀行,其資產質量不確定性更強;2)貸款端資產質量相對不佳的銀行,投資端的資產質量可能也不會太好。

      盡管部分銀行不良率或將上升,但僅限于存量風險顯性化。即使對那些目前風險分類不到位、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新的資產分類標準盡管會導致其不良貸款額或不良率的上升,但這些主要都是存量風險的顯性化,并不意味著增量風險的進一步擴大,因此,也不必對部分銀行不良數據的變動過度擔憂。長期來看,風險暴露更加充分、真實,有助于提高銀行風險管理主動性,對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提高資金配置效率都有積極影響。

      3.2。 撥備計提壓力或將加大

      當前關于撥備計提的辦法主要有2個:央行02年的銀行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指引》,財政部12年的《金融企業準備金計提管理辦法》。前者是對銀行貸款 而言的,而后者是對金融企業的各類金融資產而言的,范圍更廣。財政部12年《辦法》中,五級分類的計提系數相對更高:正常類1.5%、關注類3%,次級類30%,可疑類60%,損失類100%。重點看其對非信貸的計提要求。其他風險資產可參照信貸資產五級分類計提系數,而“對非信貸資產未實施風險分類的,可按非信貸資產余額的1%-1.5%計提一般準備”。而有了《暫行辦法》之后,其他風險資產就具備了五級分類,就應當按照《辦法》中的系數計提專項準備。

      對非信貸實施五級分類后,或形成新增撥備計提需求。假定一種保守情境,非信貸部分的五級分類結構為正常/關注/次級/可疑/損失分別97%-2%-0.4%-0.3%-0.3%,如果按照該計提標準,則至少應計提非信貸余額的2.12%,高出無分類狀態下的1.5%上限不少。這還沒有考慮,監管是否會后續為非信貸引入類似貸款撥備覆蓋率、撥貸比等指標。

      部分銀行貸款撥備增提壓力亦或加大。五級分類標準細化、不良認定口徑趨嚴、重組和分類上調的調節空間收窄,部分銀行或面臨不良額和不良率的上升。特別是不良認定較寬松、逾期率及關注率較高的銀行,不良生成壓力或邊際加大。不良額升高,會同時導致不良率升高和撥備覆蓋率下降,為控制該變化,可有三種措施:加大撥備計提、加大不良核銷、提高貸款增速。貸款增速相對難以調節,對策基本就是多提撥備和核銷相結合。以核銷降低不良額,再增提撥備填補核銷過程中消耗的撥備,維持撥貸比的水平。但如此一來,就可能拖累銀行凈利潤表現。

      但考慮到撥備新規,影響也沒有那么大。一來,對于資產分類較為嚴格的銀行,以及前期在監管強化要求下風險暴露已經比較充分的銀行,《指導意見》的影響相對較小,不良生成壓力的邊際提升不足為慮。二來,據(原)銀監會18年發布的《關于調整事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對商業銀行按照“同質同類、一行一策”的原則,對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進行區間式管理,對貸款分類準確性較高、積極處置不良、資本較充足的銀行,可適度下調貸款損失準備的監管要求。撥備增提壓力有大有小,由該《暫行辦法》導致的經營業績分化就可能進一步加大。

      4。 投資建議:信用風險透明度提升,優異者真金不怕火煉

      (一)投資占比已較高,風險分類趨嚴是當前趨勢

      金融資產投資占比已經較高。28家上市銀行截至19Q1的投資在總資產中占比29.2%;其中,城商行/農商行/股份行分別高達43.3%/35.3%/31.3%;股份行中的興業、大部分上市城商行,投資占比已接近甚至超過貸款,僅對貸款做分級分類,已不足以把握整體信用風險。風險認定趨嚴是當前趨勢。18年末上市銀行不良偏離度幾乎都降到了100%以下;19年4月中國證券報報道,部分地方監管鼓勵將逾期60天以上納入不良。前有17年4月巴塞爾委員會的《審慎處理資產指引》,我國金融資產風險分類客觀上需要與國際接軌。

      (二)《暫行辦法》引入新理念,風險分類更加科學嚴密

      《暫行辦法》對風險分類體系改變如下:1)適用資產和機構范圍均有擴展,從貸款拓展到非信貸和表外,從經營信貸業務的機構拓寬到銀保監會監管的金融機構;2)對重組貸款的安排更加細致嚴格,不再將重組資產“一刀切”納入不良,可分為關注,觀察期從6個月延長至1年;3)將逾期天數與五級分類正式掛鉤,以逾期超過90天、270天、360天,分別作為至少劃分為次級類/可疑類/損失類的首要標準,并融入了會計減值的概念;4)分類上調標準更加嚴格,以重組或其他方式的不良調節空間收窄;5)處處體現“以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行內和跨行分類一致性要求,或令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壓力邊際加大;6)踐行“穿透管理”,資產風險透明度提高;7)過渡期較短,多數銀行需于19年年內完成新辦法下的重分類。

      (三)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和撥備計提的壓力或升高

      哪一類銀行不良生成壓力較大?對貸款而言,不良偏離度、逾期90天以內貸款比率或關注率較高的,貸款向下遷徙的幅度可能更大。非信貸風險如何衡量?因此前風險分類不透明,故投資端占比較高的銀行或存在較大不確定性,貸款端資產質量不佳的銀行,投資端可能也不會太好。撥備計提壓力或加大。貸款不良額上行壓力下,催生撥備增提需求;非信貸在五級分類的基礎上,可能參照貸款的風險系數計提,33家上市銀行來看,撥備資產比若要提升10BP,或拉低19年凈利潤增速0.7 pct,相對可控。

      投資建議:信用風險透明度提升,優異者真金不怕火煉

      盡管風險分類標準趨嚴,或使部分銀行不良生成和撥備計提壓力加大,但這僅是存量風險的透明化,并不引入新的風險;對貸款質量一貫優異的銀行來說,業績分化之下受益更加明顯。主推估值較低、漲幅較小、基本面改善大的江蘇、光大、興業、浦發、平安等;大行性價比亦在提升,看好工行等。

      5。 風險提示

      風險暴露過快催生違約鏈鎖反應;外部不確定因素使實體受沖擊。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鬼子糟蹋集体妓院妇女

    <center id="ophua"><center id="ophua"><xmp id="ophua"></xmp></center></center>

      <input id="ophua"><font id="ophua"><s id="ophua"></s></font></input>

      <font id="ophua"><font id="ophua"><samp id="ophua"></samp></font></font>
      <font id="ophua"><font id="ophua"><b id="ophua"></b></font></font>